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黄耿卓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矛盾与绘画

2016-01-29 16:35:47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黄耿卓
A-A+

  内容摘要:矛盾创造了美,认识矛盾,制造矛盾,解决矛盾就成了艺术创作的一般规律。中国画的画面矛盾,是通过干、湿、浓、淡体现的。但重要的是,只有艺术家的思想、性格才是决定画面矛盾的重要基础。

  关键词:矛盾 写意 民族传统 民族文化 民族精神 静气 个性

  水滋养了万物,火给了人温暖和智慧。人离不开水,人离不开火,而水火却不能相容,注定了人永远生活在矛盾之中。

  世上有太阳,有月亮。太阳下去,月亮上来,注定了人要生活在光明与黑暗之中。火烧沸水,水浇灭火,无休止的矛盾。

  对立是矛盾,解决矛盾是前进,利用矛盾是共存,共存是多样化,多样化胜于单一,单一则平,平则无味。

  建筑师力求城市楼房,幢幢有变化。

  服装师力求时装款式,款款出新。

  厨师力求菜肴味道,盘盘不同。

  假如,城市的楼房一样,街道一样,男女老少的服装一样,每天的饭菜一样,生活便失去了味道。变化使生活丰富多彩。

  变化就是制造矛盾,矛盾创造了美。

  变化,使生活轨迹发生了起伏、快慢、粗细、停顿、转折……矛盾使生活充满了酸甜苦辣,饥饿温饱,落后与前进,战争与和平,守旧与改革,这些矛盾一代又一代伴随着人生。

  中国民族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道家文化,创造了一个高超揭示矛盾的太极图——黑白鱼。一条黑鱼,一条白鱼,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转动着永不停息,矛盾的对立统一表述的简明而准确。

  政治家、科学家研究矛盾,解决矛盾,是真刀真枪。

  艺术家研究制造矛盾,解决矛盾,是纸上谈兵。

  作曲家研究声音,声音的高低、长短、快慢,巧妙组合,千变万化,谱出了动人的乐曲。

  作家用文字,把人物放到特定的环境中,制造事件和冲突,求真,求奇,求险,求深,求厚,求情理之中、意料之外,揭示人生的酸甜苦辣。

  画家用线的粗细、长短、轻重、曲直,用色的赤、橙、黄、青、蓝、绿书写形象,表达自己的独特的人生感受。

  艺术家的艺术创作过程,是制造矛盾和解决矛盾的过程,矛盾制造的越尖锐,解决矛盾的办法越巧妙,艺术作品的感染力越强,美的容量越大。

  制造艺术品的矛盾,既要有思想,又要有技巧。要有深刻的人生体验,丰富、细腻的情感,要有敏锐的观察力,要有高超的提纯力,要会拆装、组合、想象、哭笑于作品的创作过程中。真实真情的将市井风貌,通过声音、文字、形象表现出来,就有了音乐艺术、文学艺术、绘画艺术。

  中国画是东方艺术皇冠上的一颗明珠。中国画是世界绘画史上,根脉最长,至今仍朝气蓬勃的画种。

  中国画的理论最古老,最完整,最系统,也是最现代的理论。中国画论立足点高,将艺术的本质看的最准,最透,令今天的艺术家敬而仰之。只“写意”二字,就以强大无比的力量,把西方近代绘画,冲击的七零八落,至今还东撞西碰。

  写意,是写画家对物象的感觉,写意是主、客观的融合体,写意是艺术创作理论的核心。

  乐曲是写意的,诗是写意的,小说是写意的,而报告文学是写实的。西方古典绘画像报告文学,西方近代艺术家懂得了一点写意后,异常兴奋,由画布的奴隶,变成了画布的主人。但,他们不懂写意的内在精神,不了解产生写意的民族和文化传统,肆意写意,到了疯狂的程度,就有了一个又一个短命的主义。短命的理论,只能产生短命的作品,它只能是美术史中的过客而已。

  艺术是有根基的。艺术是与民族传统、民族文化、民族精神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只有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才能滋生出中国绘画的理论。

  中国画是把画家的情和作品的神,最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作品,是离画家心最近的作品。中国画以静心达静气,以激情达静气,画面有了静气,才好交流。中国画作品带着画家的情感、思想、脉搏跳动和观者谈心,任你体味、品赏。不管多久远,画家与画永远不可分割的站在世人面前。

  作家驾驭文字的能力再强,手稿很难面世。人们阅读、欣赏,只能通过印刷成集的作品。读者融入作品的重重矛盾之中,与作品的人物同喜共悲,这时,作家就悄悄的隐退了。

  音乐家对声音的敏感,超越了文字,无形的声音组合,变成了有情感的物象,使人揪心的痛,使人舒心的笑,可惜声音稍纵即逝,抓不住,摸不着,看不到。

  没有一种艺术作品,能像中国画这样,画家能永远近距离与人交流,述说画家的情感。

  中国画的创作过程中,各种矛盾随笔而生。水墨结合,有了浓淡,水、墨、毛笔、宣纸和画家的结合,画面就有了数不清的情感矛盾:

  点与线,曲与直,长与短,粗与细,顺与逆,方与圆,横与竖,聚与散,疏与密,露与藏,深与浅,浓与淡,快与慢,急与缓,提与按,伸与缩,呼与应,争与让,宽与窄,天与地,角与边,活与僵,刚与柔,放与收,起与伏,干与湿,轻与重,松与紧,强与弱,巧与拙,平与险,实与虚,整与碎,繁与简,取与舍,开与合,明与暗,黑与白,主与次,生与熟,厚与薄,高与低,胖与瘦,大与小,亮与灰,静与动,静与乱,冷与暖,苦与甜,,阴与阳,雅与俗,新与旧,破与立,真与假……的种种矛盾。

  这些矛盾组合,就像作家手中的文字,音乐家心中的音符,处处流露出画家的情感世界,传达着画家的喜、怒、哀、乐。

  有情感的线和墨,写出了画家心中的形,使画家的情感,更具体,更准确。画家心中的形,已不是生活中的原形,而是生活中的原形与画家情感的融合体,这样的作品情更浓,意更切。

  人的情因时,因地,因事而变化。悲伤时芍药含泪,雨打芭蕉;高兴时,牡丹欢笑,寒梅傲雪,风吹松枝。悲伤时觉松枝张牙舞爪,妖气阴森;高兴时觉松枝迎风招展,轻歌曼舞。

  物,给人的感觉,随心性变化而变化。中国画是随心的,中国画好在此,难也在此。

  中国画能淋漓尽致的抒发画家的情感,源于中国画特殊的工具。

  宣纸,中国画的母体,尽情吸吮墨的渲染,任你干、湿、浓、淡,留下了画家笔笔细微的情感变化。

  宣纸,使水墨交融、渗化、晕染,气韵生腾,沁人心肺。

  宣纸,千年不腐,能与千古后人对话。

  墨,中国画的血肉。

  墨,厚重,钢毅。

  墨,能分五色,一身静气,奇妙无比。

  水,是中国画的生命、灵魂。

  水,使画家的创作过程与心跳、血液流动、情感宣泄紧密联合在一起。

  水,使中国画的线、墨,变化莫测,奇妙无比。水使线、墨情感的表达如虎添翼。

  线,中国画的骨,中国画的立足之本;线,是运动、情感和生命的轨迹;线,是随心跳而延伸的。

  宣纸和墨的组合,是黑与白的组合,是阴与阳的组合,是生命的组合,是天道之合。

  宣纸、墨、毛笔、水的组合,使中国画的画面矛盾处于神秘、含蓄、钢柔、苦甜、虚幻的变化之中,使中国画有了不绝的魅力。把东方美学和哲学观尽情的体现在自己的作品中。中华民族的哲学观、美学观与毛笔、宣纸、墨、水的结合,是天道自然。毛笔、墨和宣纸单出现在中国,而不是别的国度,是历史的必然。

  中华民族看待矛盾,解决矛盾的观点和方法是“天人合一”,是对立中求和谐,矛盾中求发展,中国画自然而巧妙的体现了这种民族的哲学精神。

  矛盾的对立和统一,在画面上要对立得自然,统一的巧妙才是高手。画家面对宣纸,随心随性的把毛笔、水、墨、物象,变成自己宣泄情感的载体,如同作家手中的文字,音乐家心中的音符,绘画形象和画面矛盾,如行云流水一样自然流淌,才能获得得意忘形,物我两忘,

  令人神往的创作状态。

  纸、墨、笔、水是制造画面矛盾的工具。画面矛盾是绘画的艺术语言,技巧是掌握运用工具的能力,没有思想的技巧,只是教室里的课徒画稿。画家的艺术思想,决定画面矛盾的深浅、高底。画家的思想是父母给的,是环境染的,是阅历炼的,是苦难磨的,是欢笑浸的,是个性泡的,是又思又想而来的。

  什么思想的画家,画什么样的画,有了思想个性,才会有绘画个性,绘画个性是画家自己发现的,强化的,自我锻造的。

  画家有了鲜明的绘画个性,就有了独特的笔墨认识,有了独特的制造矛盾和解决矛盾的形式、风格和面貌。支撑着形式、风格、面貌的是画家的思想和个性。

  矛盾的强弱、钢柔、老辣、秀美、苦涩是画家人生体验酿造出的美酒,这杯酒的好坏,决定画家对人生,对艺术认识的高度,决定画家对技巧的把握和运用能力。

  对画面的矛盾认识和把握,由稚嫩到老辣,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漫长得连画家本人都等不及。矛不锐,盾不坚,数年伴苦酒,一夜愁白头的悲壮之士,只能苦读,苦思,苦练,盼五气贯顶,破壳而飞。而数年拌苦酒,自为品饮茅台的人,将会是老死茧中的蛹。

  思想,艺术思想的营造,是画家天大的事。认识自己的胖瘦、长短,认识人生的苦辣、甘甜,胜于笔下的干、湿、浓、淡。一腔激情翻涌,心笔不一,干、湿、浓、淡不能随心随意,是秃笔还未成堆。思想和技巧如天地、阴阳,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

  画面平,画者大忌。平则少情,平则无起伏,无转折,无变化,如广场,一马平川,一览无遗。

  画面平,则少了矛盾,失去了吸引力、冲击力、感染力。

  一波三折,曲径通幽,先人古训。会用,巧用,才能矛盾重重,环环相扣,引人入胜。

  画面花,是众口齐开,把人带到了一个嘈杂、纷乱的环境中。主与次,虚与实,强与弱的关系稍有错乱,画面就失去了书卷气。书卷气是一股清静之气,淡雅之气,妙逸之气,书香之气。有这股气,画面是活的,失去了这股气,画就失去了生命。画面一花即乱,书卷气全无。

  虚与实,只有相互依存时,才能相互生辉,只实无虚,群英聚会,难分主次;只虚无实,哑吧说话,难表其意。画面有实,虚才妙;画面有虚,实才亮。虚比实难,要说话,声音不能大,要有物象,不能太清楚,尤如云中观月,雾里看花,轻纱遮面,层次感、空间感、神秘感、诱惑力扑面而来,给人联想,给人回味。实是新酒,虚是陈年老酒。

  真与假,真的使人动情,假的一笑了之。艺术品不绝的力量是艺术家动了真情。激情在胸,不吐不快。装腔做势,凭空拟造的情,挤出的情,免强的情,虚假的情只能是干枯的河床,龟裂的土地。

  水是生命之源,生活是艺术之源。上下左右都是真实生活,生活的真实感受就是宝,一分真情,胜十分假意。真,才感人;真,才有力量。

  愁技巧,苦练即可,瓜熟蒂落。

  愁思想,则要用脑,练眼,练心。

  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脑子思考过的人生体验、感悟,融于干、湿、浓、淡之中,这样画面制造的矛盾是自然的、流畅的、真实的,又是自己的,这样才能区别于师友、古人。

  笔墨当随时代,情感当随时代。时代在前进,画家的思想,画家眼中、心中的形象,也应变化。骑毛驴进京和坐轿车,走高速进京的人,眼中、心中的世界不可能是一样的。找出这个不一样,强化这个不一样,画面矛盾就区别于古人。家庭、阅历、性格千差万别,找出这个别,就找出了个性,就区别于师友。

  区别了古人,区别了师友,就确立了自己,自己制造的画面矛盾,浸透了自己的情,不可取代、摹仿、复制,这才是艺术个性。

  复制,只能得其皮毛,永远得不到画家的眼,画家的心。从画家心里流出的艰辛和苦涩,甜美和欢乐,才是制造画面矛盾的独家原料。这种原料不零售,也不批发,这种原料随着画家思想的情感的变化而变化,是可知而不可求的,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东西。

  能学的,能借的就不是个性,个性永远是独一无二的。

  齐白石不深爱自己的土地、家园,就没有画中田园的泥土味。

  八大若不是亡国的皇室后裔,就没有他画面中的苦涩和冷寂。

  当过农民的画家,学不出齐味,能只画出张味、王味。

  受过磨难的画家,学不来朱味,只能画出李味、赵味。

  齐白石、八大的原料是他们自己酿造的,他们对情感矛盾的理解和表达,出自他们的心和脑。齐白石、八大的人生体味和感受,用精湛的技巧,准确的表现在画面上,把人生矛盾融化在笔、墨、形之中,从心中流出来的,是他们情感的一部分,是他们灵魂的一部分。

  技巧可以学,情感和灵魂是学不来的。靠技巧制造画面矛盾是僵死的,用情感和灵魂制造出来的矛盾才能惊天地,泣鬼神。

  周思聪先生早年画傣族姑娘,天真纯洁,可爱可亲,甜美至极,令人爱不释手;后来画的彝族妇女,艰辛、苦累、任劳任怨,令人心酸;晚年画的荷花系列,高洁,冷寂,孤傲不屈,令人肃然起敬。

  周思聪先生这三个阶段,三种人生体验,三种精神状态,三种处理画面矛盾的办法,痛快淋漓表达了思聪先生内心深处的情感变化。周思聪先生是当代伟大的艺术家。

  真情是金子。

  画家思想的自我锻造,是在被卷入时代洪流之中,体味时代矛盾,理解时代矛盾,研究时代矛盾的因与果,时代矛盾对自己精神状态的影响,把这种思想带到作品中,作品就有了时代特征,有了自己的心声。

  玩弄技巧和无病呻吟如空穴来风,呼啸而过,有声无味。

  由计划经济转型到市场经济,带来社会的大变革,不亚于当年的辛亥革命,这就注定了社会矛盾的广泛性、复杂性、尖锐性。辛亥革命迎来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国文艺的大复兴。这次伟大的改革开放运动,注定要迎来中国的第二次文艺复兴,注定要有一批伟大的艺术作品问世。艺术是人民的,艺术家也是人民的,了解当前人民迎接矛盾,解决矛盾的伟大力量和气魄,反映这个伟大时代的精神实质,才是这个时代当之无愧的艺术家。

2009年9月1日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黄耿卓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