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黄耿卓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脱俗入世

——黄耿卓访谈录

2016-01-29 16:42:59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耿卓写诗云:

登高一卧俯瞰东,

黄粱一梦人未醒。

依石听泉仰望云,

任它东西南北风。

  一个老者依石而卧,笑看尘世梦中人。听着叮咚的泉水,望着浮动的流云,忘却功名利禄,超脱和欣然自得。美在心,眯在目,心平气和,一副半仙之体,悠闲自在。

  耿卓诗集《太行山歌》卷尾诗云:

人生可贵莫过情,

超凡脱俗一句空。

人心滚烫一腔血,

做画之余吟几声。

  还是那个黄耿卓,把超凡脱俗弃之九霄,情系太行,与民同悲同乐,激情滚滚,热血喷涌,画了件件太行风情的作品后,激情难平,还要对大山喊几声。这哪还是那个“依石听泉仰望云,任它东西南北风”的黄耿卓。

  耿卓的内心世界,定是矛盾而复杂,热烈而冷峻,丰富而纯净。

  这才是大艺术家的内心世界。

  我渴望与耿卓交谈。约好时间,我驾车开赴保定,想彻夜长谈,定快活无比。

  耿卓的客厅,宽敞明亮,一套清末的红木家具,古朴、典雅。紫檀六扇大屏风,雕工精美异常,定是先前官宅宝物。

  耿卓备好一壶茶,一瓶好酒,一盘油炸花生米,香气扑鼻。

  问:我觉得你既脱俗又入世。水墨古人小品画得飘逸、高雅、洒脱;太行山民画得刚毅、勤劳、善良。脱得开,入得深。你是怎么看待脱俗与入世的?

  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王国,这个理想王国往往被冷峻的现实挡在门外,很少的人才能破门而入。个人的理想王国只能是梦,一个美好的梦而已,人又不能没有“梦”,“梦”是现实生活的补充,是心理平衡的支柱。脱俗是脱掉复杂的人际关系,承认自己的客观环境和条件。这样才能心平气和,才能有精力和时间干自己那点事。

  问:哪些是美好的,得不到又远之?

  答:“晚霞”瑰丽而神秘,我无法得到。

  问:谁又能得到?

  答:腿长、臂长的人能得到。

  问:你为什么得不到?

  答:很简单,我腿、臂都太短。这是先天不足,后天难补的事。

  问:那你是怎么从邢台画院到扬州大学又到河北大学。

  答:在邢台人熟、事多,静心画画的时间很少,想换工作环境,但无能为力。调扬大和河大工作是坐了顺风船,并不是力争而得。

  问:你的太行风俗画系列,有极强的平民意识和人性关怀。我知道,你并非出生在太行山区,你对太行山人的关爱和热情是怎么来的?

  答:我最怕复杂的人际关系。把复杂的简单化,我的办法就是一个字“躲”。躲到山里找心静,又能画画,跟山里人在一起,心轻松、愉快、舒畅。

  问:山里生活条件艰苦。听说,山上早晨玉米糁粥、咸菜,中午玉米面饼子、玉米糁粥、炒土豆,晚上跟中午一样。天天如此,呆得住吗?

  答:只要肚子饿,吃什么都香。我在山上,也并非一天三顿玉米面和土豆。早些时候上山吃派饭,一户一天,户户中午饭都拿出最好的饭招待客人。我跟他们家里的长辈坐在炕上吃小灶,别的人吃大锅饭。过意不去,常夹些好菜,掰块白面饼分给小孩。后来,上山常带些罐头、糖块分给房东,要不然,那饭吃不下去。记得,有次轮到在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老大娘家里吃饭,小孩喊她三奶奶,年轻人喊她三婶,中年、老年人喊她:他三婶。就是这个小脚老太太自己跑到山上,采了半篮子杏仁菜,从邻居家借了两个鸡蛋,给我包了一碗饺子。实在张不开嘴。不吃,三婶不高兴,硬着头皮吃了,心里却沉甸甸的。我没帮过他们,也帮不了什么,凭什么叫这些素不相识的人这样捧着、敬着。在这些淳朴、善良的人中间,铁石心肠的人,也会暖热了。我住的屋子几乎是全村最好的房子,还住过几次刚结婚小两口腾出的新房。上山多了,熟人就多了,晚上,老头、老太太、大闺女、小媳妇、中年汉子、小伙子能挤满一屋子,听我讲山外的事,听我讲画画的事。我觉得,自己本来就是他们中间的一员,出去工作了几年,又回家里来了。我爱上了太行山,爱上了太行山的人,是自然不过的事了。

  问:这是不是你入世的主要原因?

  答:应该是。

  问:沈鹏先生说:耿卓的画赞美而不粉饰,真实而不丑化。刘羲林先生说:耿卓的画,像一个知识分子亲吻家乡的土地,因为他爱的太深。靳宝栓先生说:耿卓的画是他跟太行山人融在一起的心声。你怎样看这些先生的评价?

  答:三位先生从不同的角度,谈了看了我的画的感觉,说得都很深情、深刻。只是觉得,有些过誉了。

  画自己爱的,画自己熟悉的,才有可能深刻。爱了,熟悉了,才有可能在不起眼的地方,开出金矿——生活和时代的闪光点。

  爱是相互的,爱别人和被爱都是一种享受。跟山里人接触越多,爱得越深;爱得深,才能了解的深刻,才会常常有新的发现,新的创作冲动。改革开放,新的农业政策,带来了近代农村的第二次大变革,农民挣脱了绑在身上的绳索,挥臂上阵。轰轰烈烈,丰富多彩的大变革,将使农村从贫穷落后到丰衣足食,各种思想,各种矛盾,会引起激烈的冲撞,每个家庭、村、乡、县,经常会有各种各样的矛盾发生,会出现各种各样鲜活的人和故事。反映农民的命运从渐变到突变,农民艰难而坚定的脚步,农民的呻吟和欢笑,无疑是当代艺术家的责任。只要艺术家能融入这场大变革中,就能从千人一面的“行话”中,挣脱出来,把各个闪光点变成自己的作品,以它独特的时代面貌,深刻的思想内涵,不可重复、不可再生的独创性,定会成为大博物馆、大收藏家眼中的瑰宝。

  问:这样作品的价值,定会是以一当十,以一当百。现在有水准的收藏家越来越多,精品收藏意识越来越强。

  画界朋友都很欣赏你敏锐的观察力和对生活的提纯力。你创作的“动心”、“石匠与神”、“老伴”、“抬头娘们低头汉”、“好汉不提当年勇”、“十年树”、“养鸡换盐、养猪过年”、“坐了一次火车,给别人说了一年”……这些作品既亲切,又深刻,很耐人寻味。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答:灵感的火花是撞出来的,“撞”是双方的,同轨的,是情与情的撞击,自己的感情轨道越多,相撞的火花就会越多。这种火花来之不易,要细心、敏感才能抓住,不使它溜掉。

  对自己看到的,听到的,要有心,会积累,会联想,会串联,会拆装,不断加深对生活认识的深度和广度,才有可能抓住身边那些有价值的素材。人常说:工夫在画外,画外工夫就是修养。修,是读、看、听。养,是思考和领悟,是自身的修正和营造。修养是自己的感情、个性、美学、哲学、文学的总合体,是理论和实践的融和体,修养应该是有生命的,是不断运动的。这样才能在心灵上铺架无数条情感和艺术的生命轨迹,才能在生活中不断撞击出艺术的火花。

  问:说起来容易,做好是很难的。心里清楚了,思想准备就非常重要,艺海找贝,点点积累。

  答:这要一个过程。种子下了地,勤浇水、施肥,收获是自然的。

  问:有的人辛勤加倍,却收获甚微,何故?

  答:选一块适合自己的沃土,这很重要。把种子种在碱地上,结果当然不会好。既看路问路,又要养好脚力,走得结实,才能走得对,走得远。

  问:有些人物画家深入生活,只带回了些照片、速写。可搞创作时,还是非常茫然,无从下手,最后只画出几张肖像和群像,这些肖像画也很有味道,但总觉得还缺少点什么。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答:首先,好的肖像画也是很成功的作品。但有些作品还停留在表面刻画或在形式上的翻新,显得深度不够,内容不足。短时间的采风,只能是走马观花,大体感受一下,这远远不够,像油浮在水面上,不能深层次的渗透和交融。画家和生活,应该是水和水的关系,滴进去几滴,很快渗化,浑为一体。融,是非常重要的,融是心灵的沟通,融是真诚和善良的交融、渗化。爱的不深,不能融,不被爱也不能融,有了融,才能深入了解,才可能产生朴实、真切、深刻的美术作品。这样的作品,才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成为传世名作,在美术史上站稳脚跟。

  问:花鸟画、山水画留下了很多传世名作,你怎么理解花鸟画、山水画与生活的关系?

  答:花鸟、山水画同样是人生命体验的产物。只是,有不少画家还处在形式和笔墨的探索中。真正好的花鸟、山水画是人性化的,个性化的。齐白石先生的画朴实、恬静,来自他对农民和农村的理解,读齐白石先生的画,像跟一个农村秀才拉家常,享受田园的秀美。读八大的画,一股孤傲和悲愤之情不断袭来。这和八大的身世和经历息息相关。花鸟画画到这个份上,笔墨和形象只是倾诉感情的媒介,从而完成心画归一。

  山,在中国人的心中有极其特殊的地位,山的壮美和神圣,已经被人化、神话,从而产生道家的天人合一思想。天人

  合一的思想发展为一个东方大国民族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好的山水画同样是人格化的,没有天人合一的思想,就不会有那么多雄伟壮丽的传世名作。人人都知道天人合一,但在画上体现出来决非易事,花、鸟、山、水、客观存在,就看能不能与画家这个人合一。

  问:有不少人物画家,改画山水花鸟,你是否会改?

  答:不会。人物画家改山水、花鸟,未必正确。

  问:为什么?

  答:山水、花鸟古人留下无数件名作,人物画传世名作较少。唐留下了多件工笔人物佳作,宋、元、明、清的人物画佳作就不多见了。自梁揩、石格后一千多年,好的传世写意人物佳作少之又少,这为后人留下一个很大的发展空间。现在的画家多受过严格的造型训练,笔墨的掌握也不再是拦路虎,不存在怎么画,而是要解决画什么?要过生活关,要像地质勘探队员一样,背着行装,带着小锤和放大镜,在大地、山川中探求,寻找那些闪光的“金子”。路要走,苦要吃,脑子要转,坚持下去,就有收获的一天。振兴人物画,尤其振兴发展写意人物画,是当前人物画家不可回避的一个课题,写意人物画在中国画中应有一个很重要的位置。当前,中国出现一批水平很高的工笔和小写意人物画家,中国画中的明珠,无疑应是大写意人物画,可惜,当前大写意人物画名家和名作都很少。

  问:当前,大写意名家和名作是很少,你觉得产生这种局面的原因是什么?

  答:原因是多方面的。一、山水、花鸟在造型上要求不像人物画那样严谨,稍有偏差,无伤大雅,画家可尽情泼写,出现了许多笔墨淋漓,气韵生动的佳作。工笔人物画,有了好的造型基础,心能静得下来,渲染既可。而大写意人物画,对造型的要求高于写意山水、花鸟。因为,人的表情、思想微妙,动态千变万化,人对人又太熟悉了,只画准还远远不够,人的传神要求要比山、水、花、鸟传神的要求高得多。要笔墨痛快、淋漓,又要人物准确、传情、传神,难度可想而知。二、表达画家对客观世界的理解和认识,表现现实社会各阶层人的悲苦、欢乐、理想,就要深刻了解这些人的精神世界。做到这一点,既要学问,又要花大力气行万里路,要求画家甘于寂寞,静得下心来,这在当前浮躁人生的大环境中,做到尤为困难。有深度,有痛快、淋漓的笔墨,有准确的造型,有深刻思想内涵的作品极为少见,就是很正常的事了。三、目前,绘画市场节节升温,位置好、水平高的画家,日作十张,难以满足敲门不断的购画者,日日筋疲力尽,只好五年精心制作一件大幅作品,迎接大展。精心制作,精到、精细、饱满的大作,引人注意,易获好评。精心制作比大胆挥洒,把握系数要大得多,大写意人物画创作,成了很多画家的脑后事。四、众多的收藏家,收藏水准、精品意识,尚在提高,买客厅陈列品者多,买压箱底之作者少,忽略了画家力作的巨大升值潜力。只有真正的大收藏家多了,懂得了大写意人物画的真正价值,懂得了习作、应酬之作、力作、代表作、小写意、大写意不同的价值,收藏者不以画面的颜色丰富、构图饱满、制作精细为标准,来选择收藏作品;收藏者能欣赏大写意水墨韵味的高雅,墨分五色的绝妙,在水墨相融,黑白相争、相让的和谐、均衡中,表达出中华民族中庸、平和、含蓄的审美情趣。只有到了那个时候,大写意人物画才有可能多起来。

  问:大写意人物画,常被人称为一挥而就,省时、省力,其实不然,这种观念尚待改变。大写意人物画,笔笔来之不易,是数年心血的结晶,是修养和技巧的高度集中和概括,是破万卷书,行万里路,换来的下笔如有神。

  答:谢赫六法,气韵生动为中国画的最高标准。神采妙传,笔墨痛快、淋漓,韵味高雅,可谓气韵生动,称之“妙”品。大写意难在用水,水墨撞击宣纸,变化莫测,用笔既要随意,又要准确,更是难上加难。正因难度极高,才显更加难得可贵。别说作伪,连画家本人,难以复制。这是艺术珍品之中的珍品。

  问:废画三千,是对大写意作品而言。水墨人物大写意,张张成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时。当代杰出画家李伯安先生的水墨人物名作《走出巴颜喀拉山》尽管还不完全属于水墨大写意,却耗时十年,最后累死在未完成的画前,成为时代的千古绝唱。水墨人物画的难度、苦累已无需言表,越难的东西,画好了越有价值。大写意人物画,要有味道,有意境,有气韵,随意而准确,难度之高、之大可想而之。

  答:是很难。难的东西,画好了,才有价值,才有成就感。

  问:你怎样看绘画过程的写和做?

  答:写和做是两个不同心境的绘画过程,这两种方法本身不分高低。做,泛指工笔和半工半写,要心平气和,要有耐心,要心细、准确,做到家,做到位,大牛出小力,要有轻松感,才会耐看,有味道。大写意关键在写,写心中逸气,随意而准确,一个“写”字,如飞瀑落地,如深山虎啸,激情在胸,不吐不快。画家内性要烈,要果敢、强悍,造型要吃透,能呼之欲出,驾御笔墨的能力要得心应手。对人,对社会,对生活,要有深刻的理解、认识,要眼尖、脑灵。诸多因素集于一身,才有可能造就一个好的水墨人物画家。

  问:你怎么看当前的实验水墨?

  答:大的社会环境,允许画家张扬个性,做多种形式的探索,这种宽松的创作环境来之不易。改革开放后,大量的西方美术思潮,汹涌拍岸,和世界接轨、同步,成了一些画家的前进目标。我不太理解这种提法。文化是不能接轨、同轨的,合在了一起,只能是被同化。一个民族的文化被另一个民族同化,是这个民族是悲哀。民族文化是民族个性的体现,民族文化是民族精神的体现,民族文化是时代精神的产物。经济落后,不一定产生落后的文化。周,周文王着《易经》;春秋战国,孔子门生代着《论语》;老子着《道德经》;孙子着《孙子兵法》。这些文化巨着,使中国成为世界文化强国、大国。现在,仍被东西方学者奉为经典,研究不止。

  中国人的聪明才智,世界上没有人敢低估,精而准的“仁者爱人”、“道法自然、天人合一”,世界上没有一种文化力量能同化它。

  世界美术理论中,没有比中国画论中的“写意”、“传神”、“物我两忘”、“气韵生动”……更简练,更准确,更严谨的词语。它直中艺术的本质核心,它是艺术家和画匠的分水岭。

  中国文化有极强的包容性,在绘画艺术上,西域绘画、印度绘画、法国绘画、苏联绘画,并没有同化中国的主流绘画——中国画,而使中国画更高、更大、更厚、更强,这是无法改变的中国美术史。

  英语说得再好,不可能变成英国人、美国人。学外语是为了使中华民族更伟大、更先进。用中国绘画工具,搬用西方绘画语言,就是创新,我总觉得是件不伦不类的事。

  我不赞成把创新作为一个标准,来衡量作品的好坏。我觉得艺术作品好是第一位的。西方现代派大师毕加索的画卖不过梵高,梵高的画卖不过达芬奇,总不会有人反对。说明新的不一定就比旧的好。画是给看的,曲高和寡,寡到如无人之境,启不悲哉。画,一个静止的瞬间,容量是有限的。一张画企图说明一个哲学观念、时空观念,是否夸大了画的能量?一个哲学观念,洋洋几万言都难说清,一张画行吗?

  还好,现在“美术界创新”这个词喊的少了,又冒出个“互动”。听相声,看流行歌曲晚会,说互动还行,绘画说互动就有点出格。美术馆里连脚步都是轻的,人与画之间是欣赏和品味,是无声感情的交流,把无声的情感交流称为“互动”,用词是否欠准确。

  问:读过你不少评论文章,觉得你的文章简练明了,很有新意。早在九一年你发表在耿辛主编《青年美术家》报上的《谈个性》、《新与好》,就引起了不少理论家的注意。那时创新还喊的很响,你却剖析了一味追求创新将会带来的恶果,现在读起来,还不为一篇好文章。你对绘画个性的理解也别开生面,你是怎么思考的?

  答:有的理论家和画家认为,绘画个性是画家作品的风格和形式,我觉得不妥。绘画个性,应是画家作品的内在性格和精神,是画家个性的再现。画如其人,决不是画家像自己画的风格和形式,而是画像画家的思想和内在精神。风格和形式是可以学,可以模仿的,是可以乱真的。而画家内在性格和精神,画家个性是不能学到、模仿的。不能传承,学不来的才是个性。绘画个性是画家个性的张扬、外化。有些画家不是在不断的营造自己,修正自己,认识自己。而是在刻意追求自己的绘画风格和形式,力求跟别人都不一样,以跟别人不一样为好,视为自己的绘画个性。忘了没有个人思想内涵的风格和形式,只能是玩弄笔墨。世界上没有思想的艺术家是不存在的,拒社会现实千里之外的艺术思想是没有根基的。人和艺术家都不能游历在现实之外,营造所谓艺术家自己的天地。这个主观营造的天地,想得天花乱坠,说得神乎其神,其实是无根之本,是干枯的,没有生命力的,再多的水和肥,都无法使它存活。任何艺术都离不开养育人的这块土地,洋种子不能在客厅里生根、开花、结果。只能根植融入到中华大地上,吸收大地的水、肥、阳光,才能存活、生长。人的个性是不能移植的,绘画的个性也是不能移植的。明白这个道理,认识自己,研究自己,尤为重要。不然,抱养着别人的孩子,视为自己的血脉,总是件寒心的事。

  任何事物,都有它的天道,扭曲只是一时的。

  问:89年你发表在香港华侨日报上的《以情写神》,这篇文章提出一个新的理论,就是“以情写神”。你觉得这个提法能站得住吗?

  答:那篇文章是我对“八五新潮”,对传统绘画理论再学习后的思考。古人提出“以形写神”,石鲁先生提出“以神写形”。当时,我写了“以情写神”这篇文章,这个提法三思而得。“写神”二字没有疑义,只是“以情写神”的“神”字怎么理解的问题。古人说绘画过程的最高境界是“物我两忘”,说得非常好。但,我觉得这只是个形容词,真的“物”和“我”都“两忘”了,画也就画不成了。“物我两忘”乃是画家追求的最佳绘画境界的一种心理状态。怎样才能在作画时获

  得这种心理状态?“以形写神”和“以神写形”都难以获得。“以形写神”和“以神写形”也是绘画过程中的心理状态,又是绘画的终极目标。而这两种绘画过程的心理状态,存在很大差异,并不相近,难以对应。能与“物我两忘”相对应的词,还只有“以情写神”。

  “以形写神”和“以神写形”,“情”还没有从“形”中挣脱出来,难以“物我两忘”。怎么理解“形”与“情”的关系,尤为重要。苏东坡云:眼中之竹,胸中之竹,手中之竹。我想:眼中之竹,是纯客观之竹,胸中之竹,已变成了主观之竹,竹在胸中由“物”变“情”,变成了苏公对竹的一种情感,竹的“形”,已成为胸中“情”的一个组成部分,“形”变成了画家倾诉感情的工具,手中之竹则是主、客观的融合体。这需画家确立新的造型观念,要把形吃准、吃透,要做到像疱丁解牛一样,把解牛变成了一种情感抒发,把解牛变成了一个艺术创作过程。绘画创作过程,是受“情”的驱动,激情在胸,不吐不快。没有“情”的创作过程,只能做出没有“情”的作品。这就是我对“以情写神”的理解。不知你是否赞同?

  问:从道理上,说得过去。我觉得,得到理论家和画家们的认同,则需要一个过程。

  答:将来,得到大家的认同当然好。这是一个被忽略了的问题,只要能引起人们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和再认识,就已经很有价值了。

  问:我知道,这几年你对中国民族文化和美术理论的研究下了很大的工夫。你怎么理解这个问题。

  答:这是个大问题,很难短时间说清。

  问:简单点。

  答: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史,创立了灿烂的东方文化。儒家、佛家、道家文化成为这个大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历代封建帝王不断的修正儒学,重佛学。

  儒家的“仁”,佛家的“善”,造就了一个民族“中庸”、“平和”思想。从而使每个朝代都有了相对平静的二、三百年的发展环境。聪明、勤劳、善良的中国人对世界文明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道家的“道学”和“天人合一”思想被忽视,从某些程度上,又扼杀了民族的创造性。在社会发展到资本主义阶段,中国却严守封建社会一百多年。没有如期进入当时较先进的资本主义社会,从而拉开了东西方的距离。中国开始处于挨打,受屈辱的年代。49年建国后,在极左思潮的影响下,抛弃所谓的“封建文化”,力图创造社会主义文化,优秀的民族文化没有得到应有的发扬光大,“仁”和“善”被打入冷宫,封闭了自己,关门斗天、斗人,享受其乐无穷。从而扭曲了民族精神。改革开发后,国门大开,人们明白了东西方的巨大差距,自然形成了崇洋媚外思潮。这种思潮对美术界影响巨大,很多人对民族传统失去了信心,丧失了兴趣。政治环境的宽松,思想解放得没边没沿,忽视了任何事物自身发展的规范和自然轨迹,犯了盲目、盲从的大忌。

  中国传统文化和民族精神思想的高扬和营造,并非易事。现在中小学生,被升学考试的主科压着,在老师和家长的威逼下,为多那一分而苦苦挣扎。中国历史、中国文学、哲学、美学,成了可有可无的副科。儒、佛、道的精华,皮毛不知。孩子们学外语,吃汉堡,跳迪斯科,看迪士尼和美国大片。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民族思想在青少年身上逐渐淡化,弘扬民族文化,成了一句空洞的口号。这一代人要长大,要成为中华民族的传人,成为中华民族的中流砥柱。这种情况长此下去,如何是好?

  问:民族精神淡化,确值得人们重视、深思。你在大学教书多年,怎么看目前的大学美术教育?

  答:中国的很多综合性大学,办起了艺术学院、美术专业,这无疑是件好事。为写《谈目前综合性大学办美术专业的思考》这篇文章,我对江苏和河北的一些院校现状做了调查,有三个问题值得引起注意。一、艺术院校的增设和扩招,使很多中学把考美术院校作为提高升学率的重要途径。地方院校一年级新生学画三年的占五分之一,学画二年的占五分之二,学画一年的占五分之一,半年的占五分之一。有很多是家长和老师觉得孩子考其他专业有困难,而突击学画。有些学了半年画的还真能考上。令人啼笑皆非。拔尖考生被中直和八大美院录取,省级院校新生稍弱,市级院校更弱,入学新生的绘画水平偏低。二、省、市美术院校的教师主体,是改革开放后,扩招前的艺术院校毕业生。这些老师基本功好,思想活跃,受美术院校思潮影响较深,启发学生的创新精神,张扬个性没有错,但对基础较差的学生,就未必合适了。绘画是要基本功的,没有应有的基本功,把创新和张扬个性提到不合适的高度,未必会收到好的效果。三、课程设置,教材的选用,做到针对性强、科学化和规范化,有待进一步提高。

  问:这几年,报刊、展览上、见你的画少了,你在忙什么?以后,主要干些什么?

  答:我是高校教师,首先把课上好,这是老师责任和义务。这些年,读了不少书,写了不少东西,这对修正和营造自己,将产生很大作用。另外,还画了不少创作。

  问:怎么不早点拿出来?是什么题材的创作?

  答:还是反映农村现实生活的作品。一是老伴系列,二是祖孙系列,还有些是其它农村题材的。画还在一张一张画,自己觉得差不多了,准备再办个展。从88年跟弟弟耿辛在中国美术馆办个展到现在已经快二十年了,这十几年各方面变化都很大,要想把第二次各展办好,首先要把画画好。

  问:你觉得什么样的是好画?

  答:现在好画的标准很多、很乱,我按我的标准画。

  问:你的标准是什么?

  答:反映近代农民的精神面貌和生存状态,力求准确、生动、深刻,要见笔、见墨、见形,在形式和风格上进行新的探索。要既是中国的,又是现代的。

  问:你决心抱住写意人物不放?

  答:中国美术史上,人物画这一块留下的精品较少,闭目一想,就那么几件。梁揩泼墨《仙人图》,张泽瑞的《清明上河图》,韩熙载《夜宴图》,武宗元的《八十七神仙卷》,《永乐宫壁画》,蒋兆和的《流民图》等。建国后水墨人物画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产生了一批伟大的人物画家。黄胄周思聪刘文西、李伯安……黄胄以速写入画,准确、生动、优美,使陈旧的技法焕然一新,开创一代新风。周思聪卢沉,在深入研究传统和西方现代绘画的基础上,确立了新的造型观念,成为中国水墨人物画走向现代绘画的奠基人,他们崭新的绘画和造型观念,影响了包括中国画在内的所有造型艺术,是实质上的中国现代绘画的开山鼻祖。林风眠等人早在三十年代,对中国画就开始了新的探索和研究,因当时的政治、经济等社会原因,未能产生较大的影响。刘文西的乡土绘画,为中国画另辟了一条新径。李伯安艰辛十年,未能走出巴颜客拉山,累死在画前,但他未完成的巨作,充分显示了新一代画家的实力,骄傲的站在世界现代绘画的最高峰。李伯安的成功离不开对传统绘画的研究,离不开对《八十七神仙卷》、《清明上河图》、韩熙载《夜宴图》的再认识。黄胄周思聪刘文西则同是在熟练的掌握中国水墨人物画技法,深入了解和研究以人组成的社会生活后,真实了那个时代普通人的生存状态的作品,成为划时代的代表作,将载入史册。

  问:你的古人水墨小品,潇洒、水墨味十足,具有很高的欣赏性,还画吗?

  答:画。画水墨小品,也要表现我的水墨性格。要画得脱俗、超然、高雅、有情、有趣。一要陶冶自己,二要进行水墨技法探索。

  问:理论文章还写吗?

  答:要写。写文章是为了梳理、修正自己的艺术思想,使自己更明白,更冷静,把画画得更好。

  问:希望能看到你更多、更好的作品。

  答:路,一步一步的走;画,要一笔一笔的画。只要心不乱,努力的做下去,我相信那句老话:有志者,事竟成。

  问:通过我们的谈话,我大体了解了你的艺术思想和追求。在这个纷乱浮躁的时期,能够做到不慌不乱,冷静的思考问题,扎实的做学问,是非常难得的。期待你有更多、更好的能反映时代精神的水墨画新作,也希望更多有思想、有才华的画家,把大写意水墨人物画作为自己的研究、创作方向,使我们民族的这颗艺术明珠,绽放出更加绚丽多彩的光芒。

  答:总会有这么一天。

西沐 访谈

2005年7月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黄耿卓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