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黄耿卓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以情写神

2016-01-29 16:46:03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黄耿卓
A-A+

  “诗人,落地时的第一声啼哭,决不是一首诗。”记不清是谁说的,但是我信。

  婴儿用哭,用四肢的舞动,表达来到人间的简单情感,那么自然,那么真诚,那么好玩。

  会笑了,会说了,会走了。表达感情的方式复杂了,具体了,微妙了。

  人有了丰富、微妙的感情,“艺术”就成了感情表达的重要形式。

  孩子的“艺术”,天真、质朴,简化了复杂的感情,复杂的世界,用单纯的真情,随意指点江山。可乐,可爱。

  成年,知识、阅历和环境,使人节制了情感,多了理性。理性,为人做出件件面具。面具,封闭了真情实感。戴面具的人,甘苦自知。搞艺术的人,丢掉面具,才能拥抱生活。

  人生可贵,莫过一个“情”字。无情,哪有意。

  一个艺术家的“自白书”——作品。应是艺术家的赤心、情感和血的结晶体。这血红的晶体,才能征服人的心,逼硬汉子流下泪。

  时代驱使着近代的造型艺术家,不约而同的把眼睛盯向原始的、民间的,甚至儿童的艺术。研究其产生永恒魅力的内在原因,是意在寻求更淋漓表达感情的新形式。

  原始艺术,东方和西方并无差异。在两千多年的发展过程中,西方人重理性,产生了写实,具象。近代才从写实中挣脱出来,注重“情”的表达。东方艺术,始终强调“情”和“意”。是在这条主线下不断充实发展起来的。“意”本身就是抽象的。

  西方近代抽象绘画的出现,对现代艺术产生了巨大影响。电影艺术是综合性艺术,它的表现力最强。可现在有不少影片,不再一切为故事,为情节,而强调画面本身的美和力。小说注重意识,诗求朦胧,美术求单纯,音乐强化节奏。电影、文学、绘画共同的一点是向音乐靠拢。节奏、力度、韵律,本来是音乐专业术语,现在变成了艺术的通用语。为什么?因为在艺术中音乐最抽象。现代美学家认为:抽象能加大美的容量,加深内涵。从具象到抽象变化越大,美的容量越大。

  抽象这个词是外来的。但我国汉代画像石,陶俑,壁画,霍去病墓前的石塑,跟现代艺术有异曲同工之妙。现代人对原始艺术、儿童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不是单纯的“反祖”现象,而是由聪明到糊涂的又一次认识上的飞跃。原始人和儿童没有被高深的绘画理论和严格的造型观念所束缚,不靠理性而是靠感情绘画。用人对客观世界的直观认识,写人的愿望和追求。那种天真、幼稚、单纯的情趣,是人的天性在绘画上的自然流露,一句话就是:人对客观世界感情的记录。学原始艺术和儿童画,只能学先人和儿童的质朴和天真,用人本能中的善良和纯净的心来表现神秘的世界。失去这一点,剩下的只是形式上的造作。一个外国人说:中国画是儿童的眼睛,老人的手。并不是全无道理。

  中国水墨画是世界艺术中的瑰宝,历时千年起伏跌宕,但始终在发展。“情”和“神”是中国画的最高标准。写意是中国绘画理论中的精髓。写其意,“以形写神”,“以神写形”,“物我两忘”,只要了解它的内涵,就会肯定的说:它是优秀的,是现代的。“写意”二字能包含众多的现代艺术流派。这点有些不可思议,但无可辩驳。

  近代,一些西方艺术大师对东方艺术理论产生浓厚兴趣,是必然的。“物我两忘”是艺术创作的最高境界,只有“以情写神”才能获得。“以形写神”或“以神写形”都未能挣脱“形”的束缚,难以达到“物我两忘”,只有把“形”当成倾诉感情的工具才能获得。形,融于心;形,融于情。得其意,忘其形。情,是创作的开始和创作过程的主宰。“以情写神”,“形”为情服务,得其意,写其神,“形”为画面服务。这需要确立新的造型观念,用新的观念理解“形”。“神”是通过“形”体现的,这个“形”不再是生活中的原形,而是在深刻理解后的高度概括。只有做到像“疱丁解牛”那样才能呼之欲出,随心所欲。没有这种能力,情再丰富,难得其意,写其神。

  现代艺术,要摆脱只是再现生活,再现自然的工具。强化感情和个性,把绘画当成艺术家在特定的环境和时间宣泄感情的记录。是此时此地艺术家把文学、美学、史学、哲学,通过工具形象表现出来的融合体。这样产生的艺术作品,时过境迁,连艺术家本人也不可能复制,这才是艺术的个性。个性的核心是情,情是艺术家从客观世界中得到的自身感受。这种感受,像人的指纹一样,从远古到未来,决不会重复。真正的艺术家首先应该是思想家、学者。

  李白醉酒诗百篇,王羲之醉书《兰亭序》,梁楷的醉画,皆称千古绝唱。百思不得其解,称之天有神助。其实,不可言状的情丝,早在大师胸中凝聚、扭动、翻滚。酒触情,情借酒,情起波,酒助澜,一腔激情非吐不快。这是在半失控的状态下,不能自抑的感情流露。这笔笔字字皆是数年心血,求之不得,来之不易。

  “以情写神”,情是画家的心,神是作品的魂。只有赤诚的心,才能触到玄妙的魂。只有“以情写神”,才能“物我两忘”。“以情写神”是水墨画创作的核心,是现代艺术创作的核心。

  传统是不能割断的。只有随着民族习惯、生活环境、民族意识的演变而发展。在信息时代,学习和借鉴西方绘画理论和形式是明智的。但,大可不必拜倒在他们足下。艺术只有根植在本民族的土壤中才能发展。

  我想:要画水墨画,就要画到家。要有笔,有墨,有韵,有情。

  我想:站在宣纸前,越自信越好。要有老子天下第一的气概。

  我想:站在自己的画面前,越挑剔越好。要认定:路行三人,必有我师。

1988年9月19日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黄耿卓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