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黄耿卓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真”的探索

2016-01-29 16:50:3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沈鹏
A-A+

  “把绘画当成艺术家在特定环境和时间宣泄感情的记录,是此时此地艺术家把文学、美学、史学、心理学、哲学通过形象表现出来的融合体……”

  以上是黄耿卓同志的宣言,体现在他的作品里,就有了一种哲理,一种丰富的内涵。一九八六年黄耿卓在中央美术学院进修班结业举办个人展,那幅《望子成龙》里“教子”场面,一想起我就忍不住发笑。老态龙钟而望子成龙心切的父亲站着,手执古本旧书;这边儿子稳坐着,漠然无动于衷。这是带戏剧性的场面,从笔墨看不十分成熟,或者说作者不追求表面的圆熟,稚拙味中,有些零乱,但是,更吸引我注意的是幽默感。“教子”的父亲违例成了被动的,而被教者却占据了“主动”地位。这里面是不是也包含了一种叫做代沟的东西?当然是不止于此。以后我又看到了《吃》,过分肥胖、早以超过哺乳期的孩子在吸吮母亲干瘪的乳房。我还看到了《石匠与神》,老石匠成年累月雕刻成一尊莲座女神,然后又跪在女神面前顶礼膜拜。且不说作者还有不少描绘农村风情的画面,单是以上举出的几个例子,便使我回味,我觉得耿卓是一位有个性的画家,他有自己独到的观察方式,也在逐渐形成自己的表现方式,因为他能够深入生活的底蕴。

  我觉得,我已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看到这一类作品了,正如我已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到农村中去,对于生活里发生的事情近乎于麻木状态。作为一个美术编辑,我桌上滩放着的画稿绝大部分是山水花鸟,何况来稿不乏精粹。但是,我要说出我的直觉,有太多的作品是浮光掠影的;急功近利带来的直接后果是草率和浅薄,雷同和空虚。而这样的作品却常常企图“不同凡响”的姿态打动观者,就愈益暴露出致命的弱点。有些山水画,审美的深度没有超出一个普通的旅游老者,甚至一个普通的外国旅游者。

  现在我看到了耿卓的一些作品,我想有的可以归入风俗画范畴。六年前他画的曾经得奖的《动心》,在稍现拘谨的笔墨里有着严谨的写实作风,一位老农望着改善生活用的浴盆,瓷盆(上面还标着价码)掂量着。也许可以将《动心》看作是耿卓绘画道路上的一个句号。他的不少作品表现出对农村生活的朴实和关切的感情。他曾经指着《农家忙》要我注意,在农家挂满硕果的院里,大门上了锁,孩子却无人照看……

  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多看到一些农村生活的风俗画呢?在最能表现农村风俗的年画里,风俗的特征是不是也在淡化呢?风俗是不是仍旧的被有些人当作猎奇呢?新的生活里的新风俗又是怎样呢?类似这样的问题,既需要理论家探讨,更需要创作家投入实践。我曾经向耿卓同志建议画点成系列的作品,恰好这个问题已经为他考虑过了,他到太行山下小村落一道川,居住了两个月。

  太行山里尽是石头,开门见石头的山,闭门是石头筑成的窑洞。人们整天同石头打交道,开山凿石便是许多人毕生的寄托。现在,耿卓在一道川画了一系列人像,闭上眼睛,我看到了什么呢?用干笔皴擦的脸庞,便是一块块石头,质地有粗、细、紧、松……经过风雨阳光的侵蚀起了变化,有的还带着斧凿痕迹,那是不是肉体或者灵魂的伤痕?质朴、勤劳的山里人从石头讨生涯,又从石头得到反馈。诚然,山里人也并不都是一样的质朴勤劳,也有的贪利、酗酒、狡诘、不义……耿卓的笔向多方面探索。有时他突出脸型,有时他把人物眼睛画得模糊,有时他强调紧闭的嘴唇……他们较长的文字解说和补充画面,倘若文字与画面结合得浑然一体,不拘一格,肯定会更增强画面的艺术感染力。

  而人脸上的若隐若现的石痕、伤痕,却是各种人物所共有的。就这一点来说,人物的个性与类型性处于相对含混的状态,有不少肖像并非一眼看去既是“好人”或“坏人”,脸谱式的画好人或坏人不大符合耿卓的美学观念。展示在我面前的耿卓的几十幅肖像的追求,不同于刘文西或者周思聪,或者王子武……如果说刘文西对真、善、美的追求大体上是善——美——真,就对黄胄来说,则是由美进入真与善。那么,耿卓恰好追求着真——美——善的路子,总体追求当中的这点差异,我认为无损大方向的一致性,正好是形成了各自的风格特点。

  我曾经听黄耿卓同志谈他的创作设想,这次面对他的大批肖像新作,竟来不及听他的叙述,贸然写了上面一段话。以他的创作经历和气质,我仍希望他多做风俗画方面探索。好的风俗画,至少是更接近我们时代的主旋律的吧!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黄耿卓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